当前位置:首页 >> IT

结婚二十年了节能

时间:2020-10-19   浏览:0次

结婚二十年了。

这是我们夫妻的第一次外出旅游,也是唯一的最后的一次。一回想起这些,我的泪水就如滂沱的大雨,刹时间落得天昏地暗,似乎永远也没有一个停止的时候。自从我的妻子过世后,我已经数不清哭过多少次。

我的妻子走了,带走了我所有欢乐,留给我的只是无尽的痛苦、泪水、伤悲和悔恨……

去年春天,我的妻子在毫无前兆的情况下检查出患有肺癌,并且已经到了晚期,可恶的癌细胞已经扩散到了全身,医生告诉我,我的妻子至多还能活六个月。天哪,我的妻子看上去那么的健康,那么的年轻和美丽,她的外表至少比她的实际年龄要小十来岁,怎么可能是患了不治之症的样子呢?一定是医生诊断错误了……在医院里,这样的事情是经常发生的,……要不,我是在做一个噩梦……

可是,我不是在做梦,这就是残酷的现实,是生命的脆弱和伤悲……接下来的几周,我是真正的生活在噩梦之中。白天,心力交瘁,心痛欲碎,还得强忍着泪水,在妻子面前装得若无其事的样子,晚上,辗转难眠,只有在妻子熟睡后,听到她亲切平稳和深沉的呼吸声后,才敢用被子蒙住头,失声的痛哭,真是“啼着曙,泪落枕将浮,身沉被流去”啊……

我多么的希望这一切全不是真的啊,也许,这只是生活跟我和我的妻子开了一个恶意的玩笑而已经……托朋友,找孰人,所有我该做的能做的都做了,几家权威医院的教授专家会诊结果,是维持了我妻子疾病的最初诊断,冷酷无情地向我宣布我妻子的“死刑”……不能做手术,只能做保守治疗,生命最长只有六个月了……

在入院做完第一次化疗后,我妻子就在呆在家里养病,我反复的安慰她说,她患的只是一种特别罕见的肺炎,这种肺炎比别的肺炎要严重,需要很长的康复期,要细心的调理。我嘱咐我妻子,一定要配合医生好好的休息和治疗。我的妻子也相信了我的说法,可是,她又放不下她的工作。我的妻子是一位中学教师,她在学校是人人称赞的好老师,她教过的学生、她的领导和同事,一提起她来,赞扬和尊敬之情溢于言表,她几乎年年被评为“优秀教师”。在家里,她又是儿子眼中天底下最慈爱的母亲,是丈夫心里世界上最贤惠最温柔最美丽的妻子……可是啊,上苍为什么要嫉妒我们这一家的美满和幸福呢,突然无情地把灾难降临到这个温馨美满幸福的家庭的头上呢……我好不容易说服了她,要工作先要好好的把病养好,身体好了才能好好的去工作……我几乎是用半强迫的方式和她来外出旅游……我想,我无论如何也要带她外出旅游一趟:一来散散郁闷的心绪,二来呼吸些新鲜的空气,三来我要在她身体还能活动的时候,满足她长久以来希望去旅游去看看大海的愿望……

我们结婚已经二十年了,儿子也上大学了,可经济上一直比较拮据。两家的父母都在农村,每年给在农村的四位老人颐养天年的钱几乎要占去我们年总收入的四分之一,两家的哥哥姐姐妹妹也全在乡下,虽然都成了家,也时不时的来我家打打秋风,动不动的就张口要钱……这些年来,我记得妻子好几次对我说起她的同事每年寒暑假又都到什么什么地方去旅游了。

她也很想和同事去旅游一趟的,好不容易的下定了决心,可到临行前又改变了主意,说,不如把这旅游的钱寄回老家去,这可抵一个壮劳力一年的收入啊。这次,我是打定主意一定要陪着她外出旅游了,趁着她现在体力还好,圆了她的心愿,也使我的心里能得到稍许的宽慰。

我们来到了海南岛。我们到的那天上午还是阳光灿烂万里无云的,可到了下午,当我们来到海岸边的时候,却风云突变,天突然的阴沉了下来,我携着我的妻子站在高高的崖岬上,迎面扑来一阵比一阵猛烈的海风,我的心里生出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我们眺望着,横在眼前的是被黑鸦鸦的乌云所笼罩着的一片浩荡无垠的惊涛骇浪,蓝幽幽里闪着白光,一望无际地铺展在我们的眼前。

我怕我的妻子受凉,催促她早点回到旅馆,可是,我的妻子面对这壮丽无比气磅礴的大海,兴致很高。她是第一次看见大海,我也是第一次,但是,这可能也是她最后一次看大海了。一想到这,我的泪水止不住的掉下来,被狂风吹散着,如横飞的雨滴。

这时,我妻子正要指给我看在远处几只在风口浪尖上翱翔的海鸥,看到我泪雨纷飞,吓了一跳,我说是风吹了眼,好说歹说,才使她相信。

一时,我们默默无语。

黑云压顶,怒海无涯。从海天难分的远方,数十条狂澜像饿虎饥狮般地向我们到2017年河北省全省PM2.5浓度比2012年下降25%。为此扑来。在这黑漆的海面上,只有那白色的浪头微微地闪着光亮。哦,那是希望之光吗?我虔诚地祈祷,那大慈大悲的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能乘着风浪来到我的身边,把那可恶的病魔从我妻子的身上驱走。

这时,我听到了一种山崩地裂的海啸般的怒吼,那是由海水深处卷起的浪头,拍击着悬崖的底部,又粉碎成数十丈的飞沫时所发出的。

好在我事先给我妻子准备好了一件外套,我轻轻将外套披在我妻子的身上,我妻子温柔地倚在我的身上。

我们就这样像年轻时相恋那样相互的依偎着,在天低云暗的海崖上,迎着带着腥味的强劲的海风,听着惊涛拍岸的巨响,我们的心紧紧的连在了一起。

“我觉得我的病是好不了了,我有预感。”我妻子在我的耳边低声地对我说。

我扳住我妻子的脸,笑着对她说:“亲爱的,不会的,你的病现在不是好多了吗?再休息疗养一段时间,就痊愈了。”

我妻子的嘴唇微微的颤抖,一双黑黑的大眼睛里滚出两颗豆大的泪珠,就像清晨的露珠积聚在野草的叶尖上,泪珠圆圆地沾在长而美丽的睫毛上,一刹那,就被狂暴的海风纷纷的吹落。

我俯身亲吻我妻子苍白的嘴唇,她冰凉的鼻尖抵着我的脸颊,我感到了死的冰凉,这冰凉一直凉到了我的心,又从心一直的凉到了我的脚底。

“如果我真的要死了,我也不怕。我们的儿子也长大了。我只是放心不下你,你总是不会照顾自己的生活的,冷了不知道加衣,饿了不知道自己做饭,我放心不下啊……”

我忍住泪水对我妻子说:“你不要这样说,要死,我们死到一块,我们死在一起!”那时,我的心充满的悲痛,我在心里默默地对着苍天呼喊:如果天注定我亲爱的妻子六个月后就要死去,就让我们今天从这悬崖上跳入大海,要死也要紧紧地拥抱在一起死去!

我的妻子说:“不!你要好好的活着!如果还有下辈子,我们还做夫妻!”

“要活着,我们就一块好好的活着,谁也不能死,要死,就一道去死。”我对我妻子说。“好。我们好好地活着……”我妻子笑着说。

看着妻子笑了,我心上的酸楚也减轻了些。我突然想给我妻子讲一个故事,这个故事我忘记是从哪一本书上看来的。

“亲爱的,我给你讲个故事。”我说。

“好。我喜欢听你讲故事。”

“在一个山村里住着一对笃信佛教的老夫妻,他们长久以来一直每晚都要烧香祷告佛祖,然后才上床睡觉,每天清早起床的第一件事也是烧香拜佛。一天,佛祖被他们夫妻的虔诚所感动,现身来到他们面前,说,你们天天的烧香拜佛,想要求什么呢?我会答应你们的。于是,老头就提出了一个愿望,说:我们夫妻俩从年轻的时候就恩恩爱爱的在一块过日子,现在年纪大了,快要死了,我们希望,不要让我老伴先死让我留在后面,那种给老伴料理后事的悲痛我不堪忍受,也不要让我先死让我老伴留在后面,我们求佛祖,让我们同日同时同刻死去。”

“佛祖答应了他们的请求吗?”

“当然,佛祖以慈悲为怀。”

“那后来怎么样?”

“他们照样的每早每晚的烧香拜佛,可是,日子一天一天的慢慢地过去,他们已经老迈得离起居都有点困难了。一天,是一个晴朗的好天气,老俩口相互搀扶着来到院子里晒太阳,突然,老头子的身上长出了树叶,老婆子大吃一惊,可是,她自己的身子也成了树了。一会儿,两个人的全身都覆满了树叶,脚变成了树根,身躯变成了树干,双手变成了树枝,可是,脸还没有变成树梢。老俩口就这么面对着面,说:‘老婆子,来世再见啦!我们向佛祖求的愿,现在来到了。佛祖慈悲!’‘再见了,老爷子,来世我们还在一起!’俩个人相互告别完,嫩绿的树叶就把他们的嘴封上了。于是,老头子变成了一棵挺拔的松树,老婆子变成了一棵美丽的菩提树,他们就这样的天长建设实有人口服务管理全覆盖体系地久地并排站在院子里,他们的儿孙一代一代的在院子里玩耍和成长……”

我的故事讲完了,我的妻子感动说不出话来,她的泪水纷纷而下,我也忍不住的潸潸泪下,于是,我们泪眼相对,依偎得更紧了……

从海岛旅游回来后,我已经做好了忍受这一切巨大的悲痛的准备,我想象着那一天,我亲爱的妻子突然撒手人寰,我将会怎样的悲痛和流泪。

我妻子的体质因为化疗的缘故而越来越差,头发大把大把的掉,脾气也变成得有些古怪,动不动就会动怒,我无怨无悔地忍受着这一切,细心地照料着她,定期陪她上医院复查和治疗。我珍惜着我们这一世夫妻缘份的一分一秒。

可是,我妻子比医生预期的要活得久。这时,我的心理产生了一些我自己也没有察觉到的微妙的变化,现在想来,我愧对我亲爱的妻子,我心中的痛苦、忏悔和遗憾今生永远无法弥补了……

大凡人的心理是这样的,当对某一事物抱着某一种期待时,那怕它是一种恐怖,当到时没有发生时,会在心里产生一种失望的,好像自己受了欺骗似的。

六个月过去了,我的妻子还好好的活着,虽然她的体质已经极差,看来,再拖个一年半年的也没什么问题的,于是,我对她的照料有时就有些怠慢,对她时常在我耳边说生啊死的就表现出不耐烦的情绪来。

一天晚上,我们躺在床上,我的妻子对我说:“你好久没有抱着我睡了。”

我说:“是吗?我怕影响你休息,再者,我这段时间也很累的。”

“是我害了你,我的病是治不好了,我还不如早点死了,免得这么的拖累你。”我妻子幽幽地说。

我说:“会治好的,你看,你近来不是比前段时间好多了吗?饭也吃得多些了,面色也好多了。”这样的话,我不知道反反跟我妻子说了多少遍了,我说烦了,我想,我妻子也听烦了,可是,在她每次讲到死的时候,我又能做怎样的回答呢?

“还会有什么好的,只是捱日子罢了。活着的日子是屈指可数了,但是,我无论如何要争取多活一天是一天,活得你和儿子都对我不耐烦了,我才死去……”

“你这是说什么话呢?你不是一直在服药治疗吗?世界上没有治不好的病的,只要自己有信心,病就一定会好的。”

“不要再骗我了,我已经全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啊,你只是瞎想!”我实在困得慌了,想赶紧结束和我妻子的谈话。

“你是不是已经厌烦我这个样子了啊?你现在是不是想盼着我早一点死啊?”

“亲爱的,你今天这是怎么了啦?”我真有点光火了。

“人们说,男人有三大美事:升官发财死老婆。你现在一定在想我快点死,好再娶一个年轻的老婆……”我的妻子说。

“你怎么能这样的想我呢?”

“难道我会冤枉你吗?我亲爱的夫君,请问,你和燕子姑娘现在谈得怎么样了啊?是不是一个愿娶,一个愿嫁,就单等我死了啊?”

“如何会有这样的事呢?你这是太多心了,也太过份了……”我说,装作不高兴的生气的口气,实际上,很心虚胆怯的。

燕子姑娘是医院里一位年轻美丽的护士,我经常陪我妻子去医院治疗和复查,一来二去,我们就相互的熟悉了,有时,我也独自一人到医院帮我妻子取药,见面时她总是亲热的和我打招呼,在我看来,这种亲热超出了一个医务工作者对一个病人或病人家属关心的程度,更像是一种男女之间相互爱慕的亲热。当她问到我妻子的病情时,她的脸上露出了羞涩和惭愧的样子,正象我妻子刚才讲的那样,只等她死后我们就可以举行婚礼了。说实话,我心理也很喜爱燕子姑娘的,每次见到燕子姑娘,我就忘记了因我妻子生病的而产生的忧愁和痛苦,阴郁的心情也一扫而光,心里充满了对欢乐和甜蜜的期待和向往。尽管我在心里感到内疚,但由于心情长久的抑郁,我控制不住这种期待和向往对我的诱惑。有时,没事也要绕道到医院里去看一眼燕子姑娘,装作是去问我妻子吃药后各种不良反应的样子。一次,在过道里,燕子姑娘对我说:“你妻子真有福气,有你这么一个真心的爱着她的好丈夫。”我紧紧地握住她那白皙可爱的小手说:“可是,我的妻子快要死了……”于是,燕子姑娘用充满同情的言语安慰着我,她那美丽动人的声音就像美妙的音乐,她那美丽的脸庞如同一朵正在盛开的玫瑰,我就这么呆呆地看着她,竟忘了我把她可爱的小手一直紧紧地用双手握着未曾松开。突然,燕子姑娘的脸红了,说:“你把我的手握痛了。来人了,快松开!被人看见了不好。”

可是,这一切我的妻子是怎么知道的呢?我假装生气背对着我妻子躺着。

“我说的是真话,难道不是这样的吗?”我妻子继续用酸溜溜的话来挖苦我。

“今天你在想什么,怎么会从你的嘴里说出这么没意思的话来呢?”我惶惑不安地说。

共 7262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很感人的故事,为城内的男女塑造了典范。虽然在妻子生病的时候,丈夫也动摇过,但是我们应该能够理解。中国有句老话:久病床前无孝子。小说的可贵之处,在于能够把丈夫的思想变化,描写得非常恰当,再现了一个丈夫的情感历程。真是应了那句话:悔恨交加。在他以后的生活中或许都很难抹去。【:红荆】

1楼文友: 20:00:09 “亲爱的,我死后,尽快的忘掉我,开始新的生活,不要沉溺在痛苦和悲伤之中不能自拨……燕子姑娘是个好姑娘,是我帮你找的……你要对她好……她会使你幸福的……”

——小说中妻子令人感动、垂泪不已,她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还在替自己的丈夫着想和安排。

先声药业再上市
攀枝花看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宝宝健脾的方法有哪些
相关阅读
得分AC米兰官方正式宣布解雇体育总监米拉贝利
· 邪世帝尊第七百三十一章一石三鸟节能

邪世帝尊 第七百三十一章 一石三鸟聚集在这里的,大都是一些“破落户”的子弟,至于那些大宗门内数得上号的人物,又何需要进这种培训班“加练”...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