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IT

灭噬乾坤第十九章芳踪难寻营养

时间:2021-01-15   浏览:0次

灭噬乾坤 第十九章 芳踪难寻

即墨方才走到伫立有两个雕像的岔道口,便听见一片混乱,兵器交接,人声嘈杂,轰鸣不断。

即墨运转掩息诀,提着问心戟,向着祠王洞冲去。看来张小强没有说谎。

只是不知道现在战况如何,即墨心中泛着不安,担心嫣然会受伤。

即墨冲到祠王洞,看见洞中一片狼藉,那些祭品散落的到处都是,灯烛倒在地上奄奄一息,地上溅满鲜血,散乱的铺着残肢断臂。

洞中横呈着大量妖族的尸体,此外还有人类的,有半山宗的弟子,忘尘宗的弟子,净水宗的弟子,还有那十几个帮派的弟子,唯独缺了方寸寺。

还有许多人类与妖族在激烈厮杀,道法飞舞,兵器摇曳,呐喊不断。

祠王洞中不时爆发出一道明亮的光华,瞬间照亮祠王洞,又很快泯灭。

即墨目光四处扫视,却就是没有看见嫣然,心中焦急。身后突然风声呼啸,即墨想都没想,便提起问心戟拍在了身后扑来的妖兵身上,那妖兵直接被即墨一击拍飞数丈远,嘭的一声撞击在石壁上,口中鲜血狂涌,倒在地上奄奄一息。

即墨微微回头,看见一个帮派弟子居然走到那被拍的奄奄一息的妖兵身边,一刀割了那只妖的头颅,提在了手上。

那弟子似乎察觉到了即墨正在注视他,抬头向即墨悻悻一笑,双手捧着那枚头颅,递给即墨。

即墨微微皱了皱眉头,突然抬起问心戟向那弟子刺去,寒光闪过,那弟子一声尖叫。他耳边的问心戟寒气彻人,生生撕裂着他颤抖的内心。

“嗒嗒嗒……”

鲜血顺着问心戟戟间的血槽流到那弟子的肩上,温热鲜血的刺激将那弟子彻底惊醒,他看着即墨匆忙拱手行礼,“多谢兄台救命之恩。”

即墨收回问心戟,摆了摆手,“无妨。”

那弟子背着扑在背上不断涌血的妖兵尸体,微微颤抖着身子,庆幸的擦着头上的冷汗。

“嫣然在那?”即墨看着那弟子,皱眉问道。

“嫣然?那个白衣白发,犹如仙子一般的忘尘宗弟子吗?”

“嗯,告诉我,她在哪里?”即墨抑制着心中的紧张,双眼直直的盯视着那个弟子。

“那个白衣仙子对战妖族的两大长老以及众多妖族强者,已经不知打到哪里了。”

“她好厉害呀,人长的那么漂亮,实力还那么强大,一个人……”

“诶,兄台,你不要自己的功勋吗?”

那弟子张嘴望着已经杀入妖群,向祠王洞外杀去的即墨大声喊道。

“送给你了,算是给你的报酬。”

即墨现在哪还有闲情逸致去管那所谓的功勋,他现在心急如焚。嫣然一个人对战妖族的两大长老还有众多大妖,他怎能不担心。

心中划过一个念头,那两个长老莫非就是岔道口雕琢的那两个石像的本尊。

那乌鸦雕像便能让即墨陷入幻境不能自拔,其本尊又会强到什么程度?那巨狼肯定也不会比那乌鸦弱上多少。

嫣然虽是天乞一重天,但在小秘境中压制着境界,一人独斗两个大妖,还有那么多的妖族强者,危机重重,要即墨怎能安心。

除了老莫,嫣然便是即墨的天。

“可恶!死去吧!”

即墨怒吼一声,一戟挑飞冲到身前的妖兵。

“咫尺天涯!”

即墨现在只想找到嫣然,那怕他今年LED背光和照明市场需求旺盛。关键字:LED背光实力不够,根本帮不上什么忙,也要站在嫣然身边。

哪怕只是为她挡下致命的一击,即墨也很满足了。

即墨一路横扫,他已是启玄四重天,这些妖兵不过是些启玄二重天甚至是凡仙之别的小妖,哪是即墨的一合之将。

即墨心急如焚,嫣然现在到底怎样了,即墨完全不知道,即墨只希望此刻能蹦到嫣然身边,陪她一起战斗。

“死!”

即墨沉喝一声,一戟抽飞一个扑到身边的妖兵,不过问心戟却突然被挡住。

即墨抬起溅满鲜血的脸庞,看着挡住问心戟的妖将嘿嘿一笑。

那妖将对即墨怒斥道,“人类小子,你杀害了我妖族多少精英,现在遇其实很尴尬……”对于正在热恋中的女友频拍激情戏到本将,还不死来!”

这个妖将拥有启玄四重天的实力,持着一把开山刀,力大无比,开山刀挂在问心戟上,将问心戟直接困住。

“不知死活,小爷现在心情很不好!滚……”

即墨握紧问心戟,启玄四重天的实力全数爆发,那妖将还未反应过来,便被即墨用问心戟挑飞,撞在祠王洞洞顶上,然后狂吐着鲜血掉到地上,被一个人类杀死。

即墨在启玄二重天时便挑翻过身处启玄四重天的狗妖,现在即墨实力已达启玄四重天,可以自豪的说横扫启玄四重天无敌手,不要忘了,即墨是绝道圣胎,是和那个亘古封王,绝古天地的人王一样的体质,还修炼着人王的《藏帝经》。此刻的即墨,或许才有了一丝强者的雏形。

即墨没了怜悯,没了仁慈。去他妈的怜悯,却他妈的仁慈。这些与嫣然比起来,算个鸟。

即墨满身浴血,不过却没有一滴属于他自身,他不知打残多少妖兵,挑飞多少妖将,终于冲出了祠王洞。然而祠王洞外依旧是一片混乱。

清冷的月光泼洒在地上,不知道有多少人妖混乱激战在一起,斥喝惨叫连绵不绝,兵器交击,火花四射,光华肆溢。

即墨匆忙向四处扫视,只听到周围轰鸣不断,哪有嫣然的芳踪。

即墨沉喝一声,挑飞一只扑到身边的妖兵,转身抓住身边的一个人类弟子。那弟子身上衣衫破碎,沾满鲜血,已不知到底来自哪宗哪派。

“看到嫣然没。”

“嫣然?”那弟子激战的正爽,却被即墨突然抓住,微微愤怒,想要抽出被即墨握在手中的胳膊。然而即墨抓在那弟子胳膊上的手就像一把铁钳,死死卡在那弟子身上。

那弟子脸色变了变,看着面色狰狞,几欲疯狂的即墨,心中发怵,“我不知道谁是嫣然,在我来到这里时,这里便是一片混乱……”

“该死!”

即墨丢开那个弟子,握着问心戟一路扫出,终于遇见了一个忘截至17日尘宗的弟子。

即墨急忙上前抓住那弟子,道,“师兄,看到嫣然师姐没。”

那忘尘宗的弟子先是一愣,随即诧异的看着浑身浴血的即墨,微微一愣,实在是想不到即墨这个二货……

即墨不断摇晃着被他双手抓住的忘尘宗弟子,嘶哑的吼道,“师兄,不要发愣啊,嫣然师姐呢?”

那弟子被即墨摇的差点散掉,许久才缓过神来说道,“即墨,嫣然师姐一人与一只乌鸦和一只巨狼还有几十个大妖战到山的那边去了。”

那弟子遥遥指着对面的百丈高山,这里是一个山谷,两边是悬崖峭壁,怪石嶙峋。没想到嫣然与那些大妖居然战到了山的那边。

“谢了!”即墨用力的拍拍那弟子的肩膀,差点将那弟子拍散。

咫尺天涯――

那弟子看着身边的残影,发觉即墨已经冲到那面石壁下,向那座高山攀爬上去。

那弟子艰难的咽咽口水,“这还是即墨那个二货吗?我是不是花眼了!”

即墨心中更加焦急,嫣然一人独战几十只大妖,即墨如何能够不担忧。嫣然再强,也是双拳难敌四手啊,“该死!”

即墨收起问心戟,双手抓在那锋锐的石块上,向着山巅冲去。

石块冰冷锋利,脚下不时踩空,山下狂风呼啸,打斗声音不断。呼啸的寒风撕扯着即墨的身体,想要将他从悬崖峭壁上甩下去。

即墨不知攀爬了多久,双臂早已酸麻,双手也被锋锐的石块划破,鲜血洒满山崖。指间已见白骨。

体内《藏帝经》疯狂的运转,即墨身上灵气环绕,他不断拼命运转咫尺天涯。在不知不知觉中,大脑已经昏昏沉沉。

然而为了心中的那一道执念,为了脑海中的那一道倩影。即墨拼了。

已经忘记了时间的流逝,不知道过了多久,山崖下激战未变,只是崖壁上的那一袭青衣终于冲上了山巅。

即墨顾不及喘息,匆忙取出问心戟,站在山巅上四处扫视。

突然即墨眼神一凝,只见嫣然被十几只大妖包围着,天空法器飞舞,光华四溢,凛冽的道法斩断无数古树。

嫣然一袭白衣横空而立,衣袂飘飘,犹如跌落凡尘的仙子,一人深陷众妖的包围,却毫无畏惧。翩翩起舞,雪中素蝶。

一个黑衣大妖悬空而立,背上背着一对黑色的大翼,无数剑羽树立身后,杀气凛然。

一只狼头巨人身高近一丈,手中拿着一个巨大的狼牙棒,身上肌肉犹如虬龙,戾气骇人。

地上是十几只其他的大妖,纷纷操纵着手中的法器,手上印记翻飞。

地上布满大坑,铺满碎石,那些古树被凌厉的道法斩成碎末,不知都铺在了何处。

即墨眼神一滞,仔细看着那个黑衣负羽大妖以及那个狼头巨汉,心中微颤,是那两个雕像的真身。

即墨来不及思考,单手握着问心戟,从山上俯冲而下……

嫣然师姐,我来了,哪怕是来添乱,我也要站在你的身边……

……

福州治疗宫颈糜烂费用多少钱
谋些其他的营生。开封哪家白癜风医院较正规
重庆治疗盆腔炎费用多少钱
相关阅读
得分AC米兰官方正式宣布解雇体育总监米拉贝利
· 灭噬乾坤第十九章芳踪难寻营养

灭噬乾坤 第十九章 芳踪难寻即墨方才走到伫立有两个雕像的岔道口,便听见一片混乱,兵器交接,人声嘈杂,轰鸣不断。即墨运转掩息诀,提着问心戟...

友情链接